寻几篇关于环卫工人的作文.要求500字以上.有具体事例RT

来源:学生作业帮助网 编辑:作业帮 时间:2021/12/09 20:51:32

寻几篇关于环卫工人的作文.要求500字以上.有具体事例RT
寻几篇关于环卫工人的作文.要求500字以上.有具体事例
RT

寻几篇关于环卫工人的作文.要求500字以上.有具体事例RT
那天早上,我急忙去应聘一份工作.因为早上睡了懒觉,所以起床晚了.一看表,离预约应聘时间就差半个小时了,还好赶得上.不过早点就顾不上吃了.也罢,年纪轻轻,一顿早点也饿不死我.呵呵.
我准备在西辛庄坐202路公交车去往北郊经济技术开发区,见公交车还没有进站,便在路旁小摊点上买了一包热的纯牛奶,顺路补充点能量.喝完时刚好202路车进站.我急忙走到车前手一摸兜里, “哇噻!我竟然没有零钱,这下可惨了.”或许处于本性里的某些东西所左右,我低下头退了出去.经过一番短暂的思想斗争之后,我又做出了一个决定,这趟车一定要坐上.至于钱的事情上车再说.于是我有箭步朝车上奔去.前面有一个穿白色外套的女士 (后来估计大概23岁左右的样子)正在慢腾腾的刷卡,急死我了,好歹先让我上去呀!突然她回头对我喊到:“嗨,我帮你刷卡了.”我一时没了理智,闷着头窜上了公交车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“谢谢”.
上车之后,我心里竟然象打翻了五味瓶,一方面是感激,一方面是耻辱,还有就是不服气,我凭什么要欠她的人情.冷静了一番之后,我想至少我应当看看她的样子吧,以后好还她的钱或者是感激一番.我坐在她的左后方,我试图往前探了一下头,好看看她的样子,她大概是害羞吧,竟把头扭向车外背对着我.呵呵,不看就不看啦,刷卡不就是五毛钱么!待她下车时看看也无妨.我是一个健忘的人,估计以后又把她忘了.没良心是也!做人可以这样吗?我问自己,不可以.有了,我拿出手机在她后方抓拍了一张照片,不过是个背影(有时间发过来跟网友们分享一下),相机响的声音很大,我确定她知道我在身后拍她,不过她还是没有回头.她会怎么想呢?好心帮了一个无耻的狗仔队?管她呢?反正我是拍了.有道是:偷拍她,让她胡思乱想去吧!
我留意到在土门商厦的时候,她下车了,人群之中也看见了她的样子,长得很文静,马尾辫,看着很精干,很美丽,我想,大概她的灵魂也同样美丽吧!
她下车之后我的心情又平静了下来,公交车继续向着前方驶去.
我记得那一天是2010年农历正月十二.是日,阳光明媚,春暖花开!

“五十年写作感受之杂谈”系列连载
高致贤
开篇语:我是1958年开始学写作的,迄今达半个世纪,已有500多万字的各类文字作品在国内外发表。看50年的社会风云变幻,尝50年写作的酸甜苦辣,积50年写作的心得体会,我于80年代开始作了些零零星星的总结,先先后后见诸于报刊,林林总总数十篇。有的己被选为大学写作学补充教材。为请读者给个较为全面的审视,借天涯“传媒江湖”这个平台把它们...

全部展开

“五十年写作感受之杂谈”系列连载
高致贤
开篇语:我是1958年开始学写作的,迄今达半个世纪,已有500多万字的各类文字作品在国内外发表。看50年的社会风云变幻,尝50年写作的酸甜苦辣,积50年写作的心得体会,我于80年代开始作了些零零星星的总结,先先后后见诸于报刊,林林总总数十篇。有的己被选为大学写作学补充教材。为请读者给个较为全面的审视,借天涯“传媒江湖”这个平台把它们凑合起来发在一起,以供大家批评指正,敬望读者诸君不吝赐教。
文与文之间没有逻辑连系,也不按时间先后,找到哪篇发哪篇,各篇独立但不孤立。单篇阅读也可以,连篇阅读更丰富,任君挑选。
我一直坚持写真话,故用《真话的胜利来开篇。
2007年8月19日凌晨于深圳宝安
真话的胜利
高致贤
1979年初,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刚刚开过,我怀着忐忑的心情写了一篇《这种领导方法应当抛弃》的杂文投寄《光明日报》,以亲身经历的事实,阐述了只抓“阶级斗争”的危害性,提出要注重经济建设。
稿件寄出后,自己又后悔。唯恐转将下来,自己挨批斗。谁知竟于2月17日在该报的《东风》副刊上发表了!好友看后为我担心。我虽然感到了政治压力,变相打击,但均不敢以此为由直接打击我。后来,该文被《中国新文艺大系·杂文集》收入其中,并将题目改为《农村致穷道路纪略》,进入中国文学史,为我壮了胆,反而激起了我的写作热情。从此,写真话,诉实情,一发而不可收。我写的稿件,文句虽粗,情真意切,竟也屡见报端。到1987年底,不到10年间,我先后发表文艺作品150余篇,皆是真情实感的倾诉;发表新闻稿1,500多件,均为真情实况的记录。所以,在三中全会十周岁之年,我竟加入了中国作家协会贵州分会,也被晋升并同时任命为记者。反复思之,琢之磨之;并非我有什么了不起,而是真情实话的胜利!
也许有人会说,作品就是要讲真话诉实情嘛,这有什么奇怪!是的,按道理应该是这样,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,多数地方也能这样做了。然而,我等从旧社会过来、经过吹牛“大跃进”之人,深感写真话之艰辛,诉实情之痛苦啊!
我是1958年开始学写稿的。当时虚报浮夸风盛行,流行着假大空话。一次被抽入下乡工作队,我写了条反映某乡夏粮丰收的消息,亲自跑遍全乡18个生产队搜集、核对数据。成稿后,按规定必须经当地党委领导审核。我请我们的队长、区委在该乡蹲点的一位领导审稿,他平空给我加上超过5倍的产量,说:这才是“实质”,使我深感愕然。稿件投出去,竟在县广播站播出了!令我十分内疚,时时自责。以后,我再不敢请队领导审稿了,如实写投出去,稿件均为入海之泥牛。后又写了一首《肥堆高入云霄》的吹牛诗,竟被县《云龙》文艺刊采用。假话大话吃香的政治大环境,严重地腐蚀着我还算洁的心灵,但因我生长在农村,又在农村工作,目睹实情,不敢暴露,只好停笔。
“史无前例”伊始,我调到县委宣传部当专职通讯干部,这时又行销为“中心”服务的假话。我写了一篇《学大寨要学本质》的稿子,揭露学大寨中的形式主义(大意是我县自然条件与大寨不同,居住习惯与大寨各异,不宜学大寨挖窑洞),被省报发在“内参”上,采用通知寄回部里,被造反派头头吴XX拆阅,马上招来横祸:以我告“造反派”的黑状为由,加上“黑笔杆”的“桂冠”,公开通报全县,批判斗争,无休无止,又迫使我停笔。
目睹民间疾苦,政治生活中的过失(写此稿时还未言政治腐败),痛心疾首,不敢反映。偶有反映,也要加上许多套话,仍不能见诸报端。真话写作遭到一压再压……
粉碎“四人帮”之初,我在省报刊上发表两首小诗,但仍有很多套话痕迹,还不全是心灵的实写。直到三中全会后,我的真情实感才得以发挥。10年公开发表各类作品1.600多篇,100多万字。真情实话获得胜利!

(发表于1988年第5期《新闻写作》)

收起

呃呃呃